当前位置:主页 >> 污染防治

仙玄传说第二百八十八章马盗营养

2021-01-15 03:14:53|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仙玄传说 第二百八十八章 马盗

霍君白愤然道:“这守军头领叫什么?食君之禄却不尽责尽职,真是太不像话了。”

那趟子手压低声音,苦笑道:“他名叫刘莽,背地里大家都叫他“流氓”,就是讥讽他与盗匪串通一气,坑害百姓。”

霍君白点点头:“还真够流氓的!天星城皇帝难道也不管这事吗?”

“唉,那刘莽的儿子刘焕是当朝皇帝秦飞鸿眼前的红人,官虽然当的不大,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皇帝特别照顾他,民间有传言,说这刘焕是皇帝的私生子......”那趟子手微微压低声音,悄悄说道。

点了点头,霍君白算是明白了这其中奥妙,不过他现在首要目标是报仇,这刘家虽然可恶,但他也并不想节外生枝惹上什么事,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

中午时分,镖队前行到一大片松木林外,此时正刮着西风,隔着林子,似有阵阵马嘶声从林中隐隐传来。

“兄弟们,注意戒备,过于依赖故意伤害罪以及虐待罪等林子中似乎有人!”领头的镖师经验丰富,一听之下就知道这林中似乎埋伏有人马。

诸多趟子手和镖头发一声喝,纷纷抽出兵器,几名趟子手指挥着车夫将二十多辆镖车全部围成一圈,而镖师们纷纷站在镖车外围,各持兵器凝神戒备。

过不多时,那马嘶声渐渐清晰起来,正是发自林中,旋即,还传来了阵阵马蹄声响。

片刻之间,一匹浑身似炭的黑马带着砂石泥土,从林中如同黑旋风一般卷出,马上骑者一拉马缰,那黑马忽的站定四蹄,鼻中两道白气笔直的喷了出来。

众人这才看清,那马上客身身型彪悍,后背背了一张长弓,一个箭囊中满是羽箭,左手拉缰,而右手持着一把明晃晃的精钢长刀。

“是箭无虚发孙覆舟!”见到这人,镖队中数人登时惊叫出声。

“孙覆舟是什么人?”霍君白看了一眼旁边眼内露出惧色的趟子手,低声问道。

“这.....这是那批马盗中的二当家,不仅功夫了得,一身箭术更是在大环境的影响下百步穿杨,无比厉害!”那趟子手声音微微发颤。

“孙某有礼了,诸位朋友发财哇!”那黑马上的骑士孙覆舟一拱手,面带笑意的冲众人叫道。

“孙二当家,发财!”诸位镖师之中,一名身穿锦衣的中年人纵马走出,正是那“威名远扬”赵晓扬,他向孙覆舟遥遥一拱手,笑了笑说道。

孙覆舟笑道:“好说,好说,这位可是“威名远扬”赵镖头?”

“在可检测到的络里不敢,正是区区,来呀,张兄弟,李兄弟,给孙二当家取过路费!”赵晓扬一挥手,两名镖师纵马上前,分别递过来一个小小包裹。

“啊哟,这可不敢当,赵镖头,您这包裹里装的是什么呀?”那孙覆舟皮笑肉不笑的打了个哈哈,并不抬手来接那两个小包。

忍住心中不悦,赵晓扬微眯双眼,道:“两千枚金币不成敬意,希望孙二当家看在天威镖局的名号上高抬贵手。”

江湖上走镖,最要紧是和气生财,凡是遇到劫道的山匪,一般都会先礼后兵,而劫匪一般也会给这种懂规矩的镖队卖个面子,省的双方厮杀起来破财,这天威镖局也算大镖局,深知这一点,便想用两千枚金币买个平安,而且两千枚金币只是买个过路费也不算少了。

孙覆舟仰天哈哈大笑,笑了几声,脸色突然一寒,冷然:“赵镖头,我们双龙山的兄弟纵然穷的疯了,但这两千金币倒也不屑去抢。”

“妈的,狗日的还不知足,来来来,和我王晓加比划比划!”正在这时,一名汉子从镖师队伍中走出,马鞭直指孙覆舟,高盛怒喝,这人正是天威镖局分号中人称“风雷交加”的王镖头。

便在这时,那孙覆舟口中发出一声呼哨,随着哨声,众人面前的松林中突然奔出一队人马,各个身负长弓,身穿黑色劲装,纷纷弯弓搭箭,对准了诸人。

赵晓扬见那箭头上寒芒闪动,知道只要孙覆舟一声令下,虽然自己和一干镖头不惧这乱箭,但自己这边车夫和趟子手必有死伤,便一挥手,喝道:“大伙儿别轻举妄动!”

孙覆舟冷笑道:“咱们双龙山平日里劫镖不劫命,劫财不劫色。今日若是有人不老实,那这规矩便得改一改了!”

赵晓扬哼了一声,道:“孙覆舟,你想劫我们天威镖局的镖?”

“怎么?你有意见?”孙覆舟纵马走了几步,笑嘻嘻的问道。

“哼,都说你外号叫箭无虚发,我倒有些不信,敢不敢和我打个赌?”赵晓扬哼了一声,面带不屑。

孙覆舟眼珠微微一转,问道:“怎么个赌法?”

“我赵某人就站在这里纹丝不动,你就在这里连射三箭,若是射不中我,那就乖乖的让路!”赵晓扬一扬马鞭,哼道。

他这话一出口,场上瞬间一片哗然,众人都知道这孙覆舟一身箭术可以百步穿杨,岂能射不中一个站立不动的大活人?只有一旁马上的王晓加不动声色。

霍君白见到他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心中暗想这王晓加一身木属性灵力,若是无声无息的将木属性衍生出的风属性制造出风力场布在赵晓扬身前,加上赵晓扬自身的真气,或许能将飞箭的势头拨开。

果然,见赵晓扬向王晓加侧头微微点了下,又转头向孙覆舟问道:“有没有胆子赌?”

孙覆舟冷哼一声:“若是我射中了又怎样?”<虽然有良好的线上经营基础/p>

这时,一旁的王晓加哈哈一笑,双手一挥,念到:“玄法!天雷剑!”

随着声音,一把雪亮的银白色大剑突然出现在空中,一剑便冲着一株高大的松树砍去。

只听咔嚓一声,电光四射,那株松树已经被这一剑斩的从中断开,半截树干连着树冠喀拉喀拉的倒了下来,惊的那批盗匪的马匹四下躲避。

孙覆舟看到这玄法威力颇大,也收起了狂傲之心,冷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太原睾丸炎哪家好
庆阳白癜风医院电话
合肥哪家男科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