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科技

伪异能觉醒第十八章特殊礼物营养

2021-01-15 03:15:04|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伪异能觉醒 第十八章 特殊礼物

丹阳镇之战终于告一段落,城中的反叛势力终于被消灭殆尽,几万具尸体堆积在城中的镇守府衙前犹如一座小山般,丹阳镇原本有镇民一万三千户左右,经此一役十不存九。

玄衣清楚的记得那日,当杨无敌浑身是火扛着丹阳镇守黄德复跌跌撞撞的从文道阁中跑出来时,监军安公公脸上绽放的笑容如同一朵盛开的菊花。

杨无敌将毯子裹在黄德复这位朝廷首要捉拿的钦犯身上,自己却被大火烧成了重伤,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深深的讽刺。

黄德复被杨无敌从火场中救出,断了以身殉道的念想,顿时破口大骂试图激怒众人以求速死。

身旁的士卒急忙上前扑灭杨无敌周身燃烧的火焰,大量的污言秽语不断的从黄德复的口中蹦出,玄衣实在忍无可忍出手将其打晕。

“楚将军,此贼便交由我看管吧!”安公公望着暴怒的玄衣连忙出声劝阻,生怕他得以加官进爵的筹码被玄衣给打死了。为了安抚一众愤愤不平的士卒,他拍着胸脯打包票道:“杨指挥忠勇善战,此战当为首功!其余士卒皆论功行赏!”

两名內府锦衣侍卫急忙将昏迷的黄德复架走,焦黑的杨无敌则被周克难等人抬走寻军医治疗去了。

入夜的丹阳镇透着几分阴森恐怖的感觉,白天数万镇民在此殒命,鲜血将整个街道染成紫黑色,夜风呼号而过宛若鬼泣。正面城门之前已被玄衣暴力砸开,几名士卒将倒塌的城门再次立起并寻来一些房梁支撑固定。

镇守府衙成了监军安公公一行下榻的临时府邸,玄衣选择了另一处较为宽阔的宅院做为自己的行营,刚刚看望过受伤将士的玄衣领着亲卫返回临时居所。

清脆的马蹄声踏着石板路在静谧的黑夜中显得尤为突兀,前方一队巡夜士卒看清了玄衣的面容后静立在道旁躬身行礼,玄衣点了点头也不答话与其擦身而过。

“小龙,你们队长呢?”玄衣突然发现自己的亲卫队长王哲自打攻进城后便半天不见人影,如今亲卫大队大多人皆已归队,唯独这个王哲不知道跑哪去了。<广东省船舶排放产生的氮氧化物占到全省交通排放总量的20%/p>

另一名亲卫邵小龙尴尬的摸了摸头答:“大人,属下也不知,或许追击反贼去了吧。”这个解释连他自己都不甚相信。

玄衣摇了摇头也不追问,一行人默然无语,不多时便回到了临时居所。

这处宅院房屋足有五幢,虽然装饰谈不上奢华但胜在空间较为宽敞,想来之前房屋主人在丹阳本地也算是个大户。这处宅院距离镇守府衙仅有一街之隔,也便于玄衣听令行事。

数百亲卫各司其职,有的升起篝火,有的巡夜警戒,这处宅院内外满是狼藉,也不知是原主人还是前锋营的士卒已经光顾过这里,所有的财物早被搜刮一空。

玄衣选了一间较为干净整洁的屋子合衣躺下,脑海里除了白天残酷杀戮的景象更多的是深深的疑惑,这处空间到底是如何形成,自己身处其中又可以做些什么,在他闭目苦思之时,房门被人轻轻的叩响。

“谁?”玄衣睁开双目,手不由自主的按在刀柄上沉声问到。

“大人,是我!”门背后响起一个清亮的男声,原来是消失了许久的亲卫队长王哲。

“门没锁,进来吧!”

随着房门一阵响动,一个魁梧的身影推开房门迈步走了进来。

玄衣已经翻身而起,坐在床榻上略有疑惑的望着自己的亲卫队长王哲。

王哲“嘿嘿”一笑:“大人,我给你带了点好东西。”

玄衣这才发现王哲身旁放了一口木箱,想来是他搜刮而来的财物。看到这里玄衣不由哑然失笑,敢情这小子消失大半天原来是去搜刮民脂民膏去了。

“放下吧,你有心了。”玄衣微笑着点了点头。

王哲和玄衣寒暄了几句便识趣的退下了,临走时王哲轻轻带上房门,朝着玄衣使了个眼色道:“大人,周边的警卫我都支开了,您放心吧。”言毕便一溜烟跑了。

玄衣笑着摇了摇头暗道:这小子行个贿还搞得其中首钢为40%这么神神秘秘的。

正当他打算合衣复躺下之际,放在房中木箱子微微晃动了一下,轻微的响声将玄衣惊得一愣。

“活物?还是活人?”玄衣微微皱起眉头,王哲到底给自己送了一份什么样的礼物。

点亮油灯,木箱随后被打开,映入玄衣眼帘的是一名被绑住手脚并塞上嘴巴的年轻女子,在昏暗的油灯下女子的容貌看的不甚真切,但凹凸有致的身材2015年新加坡富豪榜:建国50周年之际财富集体缩水曲线却一览无余。修长的身子蜷缩着被固定在箱子里,楚楚可怜的表情足以激发男人身体里最原始的兽性。

“王哲这小子!”玄衣不由心里暗骂,怪不得他说将警卫支开了,原来竟是给自己送来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子,这马屁拍的着实恰到好处,这小子有前途!

玄衣稍作犹豫还是一把握住女子洁白如玉的皓腕将她从箱子里提了起来,女子摇摇晃晃的直2. 不使用公共场所的免费WiFi起身子险些再次摔倒,玄衣眼疾手快扶住她的手臂一引,女子便被一股柔和的劲力引向一旁的躺椅坐下。

随料躺椅被她猛地一坐向后倒去,女子因手脚被缚整个人平躺在躺椅上以一个羞耻的姿势动弹不得。

望着女子愤怒的目光,玄衣一把扯掉塞在其口中的布片。

“该死的淫贼!放开我!”一声愤怒的娇叱从她的口中传出。

玄衣摇头笑了笑也不答话继续解开了她手脚上绑缚的绳索,女子很快站起身来,揉着麻木的手脚怒目而视:“哼!你这只大梁的走狗还算没有泯灭人性!”

玄衣就是脾气再好也忍不了此女三番五次恶毒的咒骂,他面色一沉:“姑娘何必出口伤人?我等吃皇粮自然听从皇家差遣。”

女子不屑的哂笑道:“起义的烽火已经烧遍整个大梁,如此腐朽的王朝就该被推翻,识时务者为俊杰,劝你还是早些弃暗投明吧!”

“哦,原来姑娘是公平党人,你这是想要给我洗脑么?”玄衣面带讥笑:“据我所知,除了你们的大本营兴国府造反稍有进展之外,其余的造反部队大多各自为战毫无建树,想必不久便要覆灭,不如你弃暗投明,供出此地其余同党如何?我保你荣华富贵!”

“呸!冥顽不灵!不愧是皇家的走狗,眼前的挫折只是一时的,我们军师早就有了对策!”

“哦?什么对策?”玄衣感兴趣的问到。

女子正欲开口,发现险些透露的己方机密,不由愤恨的望着一脸坏笑的玄衣闭口不言,无论玄衣怎么挑拨再也不开口。

广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济南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孩子肚子着凉了怎么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