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项目

修罗战神第九百零六章天地灵珠营养

2021-01-15 03:15:56|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修罗战神 第九百零六章 天地灵珠

“苏灿老儿好手段,不过你真以为这样你就能够救得了它,无论你怎么做,最终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你们都要死。”

眼见刑决在荧光的护送下,已是远去,东方凌宇却是不急不躁,笑望着远处的苏灿长老。

“我苏灿,并没有打算活着离开,但同样的,当我下定决心死去的时候,你也休想要活着离开。”

苏灿长老那沧桑的脸上,突然洋溢起释然的笑容,与此同时,它的体内已是开始了剧烈的变化,它居然想要自爆。

“呜哇”

可还不待苏灿长老改变灵魂,它的胸口却是剧烈一痛,而后大口的鲜血便自其口中喷洒而出。

转头观望不由大惊,他惊愕的发现,不知何时,东方凌宇居然已是来到他的身后,并且它的胸口已是被其洞穿。

“想要灵魂自爆,来与我同归于尽,不得不説你想的太过天真。”

“不过你的觉悟是对的,因为今曰,你除了死,已是别无他路。”东方凌宇看向苏灿的目光中,充满了讽刺。

与此同时,无数道触手,已是将团团将其包围,而将血脉之力送与刑决,早已是身体乏力,脸色苍白的苏灿,已是没有了反击的能力。

“那可未必。”

但就在苏灿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际,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自峡谷上方响起。

定目望去,苏灿与东方凌宇皆是不由大惊,因为那漫天的荧光,正带着耀眼的光芒,从天而降。

“刑决,怎么会这样,难道,难道他控制了我的血脉之力。”

望着那艹纵荧光而来的刑决,苏灿长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在其将自己的血脉之力脱离身体之时,明明在其中传递了自己的意志。

这种意志便是保护刑决逃离这荒芜世界,直到荧光消散为之。

而这种意志,除了他自己是无人可以更改的,包括刑决,同样无法更开。

但是眼下,似乎这种不可能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他的血脉之力,居然在被刑决控制。

“哈哈哈,xiǎo子,有种,不过可惜,我可不会因为你的这种行为,便饶恕你一命。”

见到刑决,东方凌宇同样震惊无比,他怎么也想不到,刑决居然会回来解救苏灿。

“想要杀我,恐怕你还做不到。”

刑决艹控自己苏灿的血脉之力,再加上此刻他的实力已是达到修罗战将,居然轻易的将那包围苏灿的触手斩断,并且开始艹纵荧光,融入苏灿那虚弱的身体。

“刑决,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你这不是自寻死路么,你真是枉费了老夫的一片苦心。”

血脉之力重归体内,苏灿长老已受重创的身体,再次焕发出先前的强者气息,只不过他看向刑决的目光中,却是又怒又气。

对于他来説,自己的命早已不再重要,反而保护刑决,保护噬魂族人,才是他的使命。

“不,苏灿长老,除了死,我们还有路可走。”刑决微笑道。

“刑决,此话怎讲。”苏灿长老大为不解。

“长老,跟我来。”

刑决猛然抓住苏灿长老的肩膀,而后将自己的噬魂族血脉散发而出,那暗黑色的铠甲,已是覆盖他的身体,那巨大的黑色羽翼正在他的身后煽起。

这一刻,刑决的速度已是达到了极致,开始朝着深不见底的峡谷深处,急速飞去。

“刑决你要干什么,下方乃是死亡界限,若是触碰,莫説你我,就算是修罗战帝,也无法生还!”见到这一举动,苏灿长老恐慌不已。

“长老,反正是死,为何不搏上一搏。”

刑决面带笑意,那笑容之中并未有寻死之意,反而是充斥着浓郁的逃生自信,而正是这种自信,让苏灿长老为之迷茫。

“终于到了。”

望着下方漆黑的世界,刑决突然期待的説道。

“到了,到了那里。”

然而,苏灿长老目光扫视下方,却只看到那深邃的谷底,什么都没有看到。

“嗡”

<日前p> 突然,刑决的身上猛然绽放出耀眼的光华,那光华居然是诡异的黑色,而最为诡异的是,那诡异的黑色已是将苏灿长老团团包裹。

而下一秒,本漆黑一片的深邃谷底,居然绽放出无比耀眼的光芒,光芒之强,甚至刺痛了两人的双眼。

但当双眼渐渐适应这种光华,当苏灿长老可以打量到四周的一切后,他本惊慌的脸庞,却被无比的震惊所期待。

这里,已不再是浩瀚的峡谷,四周更不是漆黑与昏暗,也没有涌动的死亡之力。

到处,都是鸟语花香,到处都是山川树木。

这里的树木可以通天,这里的花朵如同宫殿,甚至连可爱的鸟儿也变成了庞然大物。

而穿梭在这里的,便是那在峡谷之内,极难寻找到的气体,生存之力。

如果説峡谷之内,遍布的是死亡之力,那么这里,遍布的是生存之力,甚至比峡谷内的死亡之力还要浓郁。

在这样的环境下,莫説常人,就连身受重创的苏灿长老,也是感觉神清气爽,仿佛已是脱胎换骨一般。

“这,究竟是哪里。”

身在如此神奇的国度,简直如临梦境,就连见多识广的苏灿长老也是有些难以接受。

“这里便是这荒芜世界的价值所在。”刑决打量着四周,脸上同样洋溢着无法掩饰的喜悦。

“刑决,这里究竟是哪里。”苏灿长老焦急的问道,他已是意识到,刑决应该知晓一切。

“长老,跟我来。”

刑决将血脉之力收回体内,而后便带着苏灿长老,朝着这奇异的世界深处飞去。

越是深入,那种生存之力越是浓郁,到得最后居然在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都有存在。

这一刻,苏灿长老不再言语,因为他发现刑决有一种轻车熟路的感觉,在这交错复杂的花草世界,他居然没有丝毫的迷路,而是坚定的朝着一个方向寻去。

事实上,刑决自然第一次来到这里,至于他为何如此轻车熟路,那是因为在他的灵魂深处,有着一种感觉,那种感觉在召唤着他前进。

终于,穿越茫茫花丛,飞过千山万水之后,刑决与苏灿落到了一处花丛中。

虽説这里是花丛,但在这花丛之中,刑决与苏灿却如同蚂蚁一般,如此渺xiǎo。

但相比与外面的花丛,这里却多出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安定,祥和,是如此的舒服,是如此的自然,没错,就是自然。

“找到你了。”

跟随这种感觉寻找而去,刑决二人终于来到了一座巨大的花朵面前。

花朵很大,如同一座宫殿,花瓣拥有数十片,每片都有着不同的颜色,甚至有着不同的生命。

有的像是湖水,有的像是山丘,有的像是蓝天,有的像是白云。

但此时此刻,最引二人瞩目的,却是那花朵的中心部位,因为那里有着一颗西瓜大xiǎo的明珠。

明珠绽放着五光十色的光华,但是在其内部,仿佛孕育着一个世界,一个生机勃勃,充满了力量的世界。

“那是什么。”

这一刻,苏灿长老不由屏住了呼吸,深怕惊动到那颗奇异的明珠,因为他感觉到,那明珠有着自己的生命力。

“这是天地灵珠。”

相比于苏灿长老,刑决显得更为激动,因为他可是知道,眼前这颗明珠具备着多么巨大的价值。

“天地灵珠,它有何用。”苏灿长老,似乎并没有听过这个词汇。

“天地灵珠,千万时间凝结而出,浩瀚圣域1958年全国大炼钢达到高潮。那时,恐怕只此一物。”

“至于它有何用,将其炼化,实力倍增,也许从此之后,生死之间,也唯有生。”刑决直直的盯着天地灵珠,目光之中充满了期待。

“你想讲它炼化。”苏灿长老,流露出惊讶的神情。

“其实,这便是我来此的目的。”刑决diǎn头回道。

“可是以你的修为,太难。”苏灿长老摇了摇头。

“我也知道,不过总有一曰我会将其炼化。”

刑决如何不知,这天地灵珠的厉害,以他如今的力量,的确无法炼化,若是强行炼化乃是自寻死路。

“不,你必须尽快将人有危险。其炼化。”可就在这时,苏灿长老却是再次摇了摇头。

“嗡”

而还不待刑决反应过来,苏灿长老的一只手掌,已是悄然落在了刑决的背后,并且这一次,一股股比先前浓郁数倍的力量,正在源源不断的涌入体内。

“苏灿长老,您,,,,,,,,,,。”

刑决侧过头来,惊愕的发现此刻的苏灿,浑身上下荧光闪烁,那本柔滑的肌肤,居然开始变得暗黄甚至干枯。

“刑决,不要抵抗,老夫身受那东方凌宇重创,已是时曰不多,而这是我唯一可以帮你的。”苏灿长老凝重的説着,目光之中充斥着长辈的慈祥。

“不,苏灿长老,您的伤也许还有救,一定有办法可以救,我不需要您这么帮我,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来炼化掉那天地灵珠。”

刑决反驳着,因为他知道苏灿长老在做什么,他是想牺牲自己,来给予刑决炼化那天地灵珠的力量,

石家庄人流
湖州医院治疗男科费用
昆明试管婴儿专科医院哪家好
友情链接: